1984年我们水平非常高

1984年我们水平非常高。1984年我们水平非常高。六次征战奥运 责任越来越重
从1984年首次参加奥运会至2004年整整20年,这20年基本上是中国体操腾飞的20年。1953年建立了中国体操队,第一个世界冠军是1979年马燕红获得的高低杠金牌。八十年代以后,中国体操在一辈一辈人的努力之下开始腾飞,共获得了76个世界冠军。对于我们体操工作者来说,能够为体操事业的腾飞尽一份力量感觉非常兴奋。
我从1984年开始参加奥运会,有时候中心主任们一起聊天,说我参加奥运会多一些,问我有什么感觉?我觉得一届一届下来,越参加越感觉它难度很大,竞争非常激烈,不可预测的因素太多了,因为现在是全方位的一个综合竞争。我的经验可能会多一些,奥运会大约是什么样子很清楚,外在的环境也很清楚。但从内心来讲,觉得责任越来越重,压力越来越大。
从前以教练员的身份去参加了五次奥运会,这次,我虽然是以中心主任的身份去,但感觉都差不多。因为到了前方进入奥运村之后,就是负责体操队,帮着教练员筹划、参谋、运作、制定作战方案等等,跟以前比应该是一样的。
参加了多次奥运会,2000年悉尼奥运会获得冠军的那一次是我最高兴的。说到最高兴的,也就会有最不高兴的。1984年我们水平非常高,当时前苏联和东欧选手没有参加,中国队正常发挥应该是绝对领先的。美国人确实动了一下脑筋,金牌是人家的,那一次给我的印象刻骨铭心,我心中感觉一代运动员、教练员的血汗白费了。八十年代以后,因为到美国比赛给我们留下不好的印象,好多次要我们去比赛,我们都不愿意去。1984年、1988年团体没有拿下来,1992年团体也没有拿下来,2000年我们非常希望把团体拿下来,那次打成了,所以我们感觉好像是实现了多年的愿望,非常高兴。
男队比较正常 女队伤病较多
去年我们的表现非常棒。那还是我第一次担任团长,在去参加世界锦标赛之前,基于在美国以往比赛的教训,我制定了一个方针,我和黄玉斌教练都做了最困难的准备,争取最好的成绩。我想我们的思想是对的,以后我们还会用这样的思想打亚锦赛以及后面的比赛。
实际上我们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,时差、饮食不习惯,观众一边倒,对我们是一种干扰。去年比赛,本来我想能拿两、三块金牌就不错了,一下拿到了五块金牌,出乎我的意料,运动员和教练员表现得非常出色。去年是非常棒的一年,发挥了最高水平,比得最畅快。
从今年冬天的训练看,男队比较正常也比较系统的。这次的雅典热身赛,就是去考察、获取信息,锻炼队伍,以及适应场地。我们派肖钦去,并跟肖钦说,如果他出一点小毛病拿了一个冠军,回来都不宽恕他,我们就是希望他能过心理这一关,必须完美地拿下冠军,才算完成雅典奥运会热身的任务。他的表现的确不错,两场都是9.825分,我们也表扬了他,并让他记住这一场比赛的感觉,将来不管在任何场合都以这种心态做这套动作的话,就天下无敌了,希望他能记住。
心理压力的问题我觉得就是心理控制的问题。这方面我们有一些比较好的经验,我认为一个好的教练员应该就是一个很好的心理学专家。在训练的过程中,心理训练的引导、暗示、教育等都得提供。我们经常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,什么样的环境使他得到了什么样的成长结果。男队的大部分队员解决得好一些,女队相对不如男队。最近我们正在总结这个问题,争取能够逐步把这个问题上得层次更高一些。
女队目前的状况不如男队,关键是出了一些伤病。比如张楠,我们大夫的报告出来了,后面比赛不会有太大的问题,但是毕竟还是受到一些影响。因为男队和女队还不在同一个层次上,女队今年参赛队伍会有一些变化,可能会有一些新人进来,有的老队员要下去。目前,范晔、李娅,包括广东的张育菲,都练习得还不错,劲头也很足。今年的气氛是不错的,我想她们的状态会越来越好。
当然,训练是不能盲目的,只要教练员注意一下,伤病还是会减少的。我们的训练原则是把伤病的预防放在第一位,运动员的安全是最重要的,其他都是次要的。如果危害了安全,我们宁可不要成绩,也要把运动员的健康放在第一位。
防伤我们想了很多的办法,有很多很好的效果。正确的技术要领是安全的第一要素。安全的技术要领再往深了讲,是符合生物力学的,因为体操全是和力学有关的。基本技术是正确的基本技术,没有好弓不能射出好箭。所以有的时候,我们确定一个教练水平高低,先看他有没有这两下子,真的是看他准确不准确,抓得实不实,抓得细不细,这方面的地基打好了,盖楼就相对容易了。
抽签好坏并不重要
这次雅典奥运会抽签,男团是在晚上比赛,最后一个小组出场,女团也是在第三场比赛,感觉运气挺好,但抽签好坏不应该是比赛的最关键因素,对于全能的资格赛和单项的资格赛来说,运气好一点,但对团体来说作用不大。
一般人认为,第一场比赛裁判员准备得很充分,可能判分会稍微严格一些。一场一场比下来,裁判也累了,就不是那么敏感,可能晚上比的队或者会好些。这只是一个心理的倾向,觉得最后一场打分可能会稍微松一点点。早上得了9.7分,晚上得了9.712分,差这么0.012分能决定什么呢?单项能进入前八名的席位,9.7分可能就是第九名、第十名,而9.712分可能就是前八名。
但是国际体联及各个运动队反映都比较大,现在这个现象越来越得到遏制。裁判员的水平越来越高,奥运会一天就三场,锦标赛一天五场六场,一般来说不会有大的问题。从运动员来讲,我们抽到好签了,会兴奋一些,但这并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,所以我们要冷静地对待它。
633赛制更需“稳”字当头
633赛制和654赛制是完全不同的比赛方法。我们把单项取得前八名的资格放在首要位置,关键是取单项前八名的资格,争取进决赛。去年世锦赛在这方面是很出色的,今年如果我们这一点做得比较好的话,就有后劲了。
654赛制可以淘汰最低分,而633赛制的困难在于,不到最后一个人完成比赛,名次是绝对不能确定的,哪怕你领先了一分、两分,甚至三分。你在第一的位置上,最后一个人如果万一出现了伤病,终止这个比赛,你可能从第一跑到第八去了。其他队也有反映,这样下去,对教练员和运动员的心理压力太大了。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把稳字放在第一位,要优质、高分、稳定。但是你要是水平不高,得不了高分也没有用,难就难在又要高,又要难,还要稳。所以就要对形势和对手进行分析,对手是什么样的水平,有什么样的动作,这里面确实需要很好地去研究。
跳马仍是女队弱项
跳马是女队的弱项,我们也感到很惭愧。我想,在这里面从选材到教练员对跳马基本技术的训练都存在着问题。朝鲜队做的都是10分的动作,在世界比赛当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,我们不如人家。
从去年开始,我们在动作的选择上和动作要领的训练上做了很大的投入,包括选择一些过去男子运动员的动作。因为一个落后的东西改变确实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它是一种综合方面的体现。别看在跳马一个方面落后,但反应很多方面存在的问题,只有综合地改变才行,素质训练、体能训练都包括在内。在2008年之前我们必须改变跳马落后的面貌。
关于平衡木和高低杠,严格地说,如果我们发挥了较高的水平,具备夺金实力,但临场发挥是关键。比如,范晔去年的平衡木发挥很好,林莉的高低杠也发挥了很好的水平,包括平衡木其他的运动员,张楠、李娅、范晔等等,都具备夺金的实力。进入前八名是一个槛儿,难就难在那一月,那一天,那一场比赛,那一套动作要发挥得最好,这是由很多的因素促成,只要缺少其中一个因素,就很难了。
在自由体操上,我们要向霍尔金娜学习,在落地之后接一个小跳步,既弥补了万一站不住的失误,同时又活跃了编排。
选苗就要选体操天才
最近,大家都在研究关于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这个问题。我接触体操的时间比较长,现在干了44年了,就人才而论,我觉得选拔一个要拿世界冠军的苗子,就是要选拔一个体操天才。基因决定一个人的性格特征和心理特征,有的孩子到30岁也不成熟,大比赛出大毛病,小比赛出小毛病。改善也只能从局部改善,你想从根本上改善一个人的性格特征,是不可能的。
我们一直很注重这方面的研究。我们搞智商选材,在8岁、10岁、12岁的孩子当中,看他们的反应,然后总结出一些带规律性的东西。12岁的运动员,男孩、女孩反映出来什么样的智商,这样的智商加上他们的心理特征和性格特征反映出来的又是什么。李小鹏他们就都是非常出色的。
我说的天才是指他们具备成为奥运冠军、世界冠军所有应该具备的条件,包括身体的、素质的、心理的、思维的、体能的。
过去说运动员是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,到二十一世纪了,我想这一点应该完全扭转了。实际上,作为一个运动员要排除很多干扰,思考很多问题,记忆很多动作。如此说来,他如果是一个智商不高的人,就做不了这个事情,也绝对不会拿世界冠军。
河南科研所的同志对体操运动员世界冠军做了统计,他们比一般同龄的孩子智商高很多。李宁、李小双都是我们的骄傲,他们在退役之后从事别的行业依然成功,我们作为老师看到了非常高兴。队员退役后,他们如果去继续学习,再去接触一个新的领域,并且能够刻苦地钻研进去,他们就会做得好。
国家队要与省市队互动
我们要把国家队分成几个小组,然后其中的一些小组会灵活地向地方队进行一些调配,一方面可能是要促进我们优势省市的进一步发展,一方面可能就是要帮助比较落后的一些省市的发展。国家队确实有这样一个设想,但还没有实施。因为各个兄弟省市的体操是我们国家队的水之源头,各个省市的水平提高了,我们就受益了。各个省市和我们关系非常好,一直都非常支持我们,我们也表示感谢。
在这方面我们确实有一些想法,这里包括两个意思,一个是比如说国家男女队各拿出一个训练小组来,请一些国内水平比较高的省市队,比如说湖南、湖北等等,带他们男女的小组到北京训练一个季度。这样的话,国家队和地方队都会有各自的特点,相互促进。另一个就是让西部水平不太高的省份也来一个小组,到这儿来训练,这样的目的也是来学习,教练员辅导、运动员潜移默化接受等等。这样的话,一年就可以有四个省市得到轮训,两年就是八个省,全国好的、坏的、先进的和落后的都可以在一起交流一次,一定会有促进。
同时,国家队的条件太好了,而好多兄弟省市很艰苦,让国家队队员们下去看一看他们是在什么条件下训练的。到贵州去,那么苦的条件下,人家连伙食费都是很低的,但还在很好地训练,我们这么好的条件就更不应该放松自己。
蹦床的目标是冲击奖牌
我们在奥运会上,女子蹦床个人的指标是冲牌,冲击第三名。实际上第三名和第一名差多少呢?也许距离不是很大,因为现在都知道前三名的水平差不多在一个档次上,就看谁好那么一点,所以我们定的目标是冲牌,因为这个项目刚起步,我们的经验不丰富。
黄珊灿进步很大,她刚在雅典蹦床赛上取得金牌。在这儿要感谢我们福建的同志,在蹦床发展上做出了非常突出的贡献,他们现在的教练也是国家队的主教练,都是非常有经验的。我得到珊灿夺金的消息后就告诉他们,第一要低调,自己头脑清醒,因为现在如果调子高一些,就把这个运动员吊起来了,很多无形的压力就过来了,反而压垮了。应该有一个比较好的、放松的心态,只有这样她才能平衡。
所以,我希望大家的期望值不要很高,热身就是热身,热身不是真正的比赛。当然我们希望还是能发挥得更好一些,这是一个好消息,是一枝报春花,至于何时能真正地开大花,我们目前很有可能,但是概率很小。
我只是个普通人
我和我夫人都是运动员,李小双有一次说,高老师,有一个吉尼斯纪录,男子体操运动员娶到女子篮球运动员,在中国就你们一对,后来他们说国际上恐怕也没有。
我爱人不是很高,1.66米,原来是篮球运动员。我们在一块儿训练,就认识了,谈了6年,一直到她28岁退役。我们感情确实非常好,我想,夫妻两个能够感情好,尊重和交流很重要。
我曾经听说过这么一个故事,两个恩爱的夫妻一起生活了50年,儿孙满堂。那天办了一桌酒席,庆祝两个老人金婚,上了一条清蒸鱼,老爷子看见了,赶紧站起来,把夫人的盘子拿过来,盛上鱼头鱼尾,说夫人你请。老太太坐着看着鱼头鱼尾,看着看着眼泪掉下来了,说了一番话。老太太说,你看我吃你爸爸鱼头鱼尾吃了50年,一开始我小时候吃鱼头卡过嗓子,一见鱼头鱼尾特别害怕,我吃鱼肉。但一从过门,老头儿就给我吃鱼头鱼尾,我出于对老头儿的尊重,就没有拒绝,很恐惧地吃着鱼头鱼尾50年了,今天还让我吃,我觉得心里冤呀。老头一听恍然大悟说,我小时候吃鱼肉就好像吃木头渣子一样,就喜欢吃鱼头鱼尾,一到吃饭我母亲先把鱼头鱼尾给我吃,我感觉鱼头鱼尾是最好的东西。我听完这个故事有什么感觉呢?沟通多么重要,我们俩就比较注意沟通,有什么事都商量,我觉得两口子商量商量就好做了。再有,做先生的都应该让着一点。去年我们银婚,感觉非常幸福。
今年的3月8日,我跟爱人说不光是她的节日也是我的节日。44年前,我从故乡青岛坐火车,第二天早上也就是3月8日到达山东省济南市队开始我的体操生涯,3月8日是我参加工作的纪念日,也是我一生当中的转折。从一出来到现在44年多,回首往事非常欣慰,自己能在自己心爱的体操事业上为国家做点什么贡献,这是一个人非常幸运的。
我就是一个普通人,简单地说,我就是一个贫寒的家庭出来的一个孩子,赶上了很好的机遇,不应该说什么英雄,就是做什么事情都尽量做得好一些,仅此而已。
我非常热爱这个事业,投入得越多,付出得越多,对它感情的留恋就越多。要说给我有什么收益的话,我想体操给了我很多,我也希望家长都让孩子练体操,体操会给人很多东西,第一要吃苦,第二要勇敢。
不顽强的人根本练不了体操,一般人理解不了。比如说奥运会,我参加5次了,每一次去都是你死我活的感觉,一场非常严酷的拼搏,回来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精疲力竭。所以只有严厉的管理,严酷的训练才能迎接残酷的比赛。当然,严格管理,严酷训练和人性化教育要区分开,严与爱应该是交织在一起的。
我们还不能说我们体操是长盛不衰的,国家体育总局认为我们是优势项目当中最没有优势的,我们也感到现在的确是这样,没有多少优势,领先那么一点点,出一点问题就会丢掉了,好像一直是在如履薄冰。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